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腐书网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 第494章 494.你肯定行(万更)

第494章 494.你肯定行(万更)

尹江见到谌漠的时候,是在一个小酒馆的后院。

谌漠不知在跟他的属下低声说些什么,见尹江出现在门口,就立刻住口,让他的属下退出去,微笑请尹江快进来。

尹江犹记得,原先谌漠眼高于顶,根本看不起他,甚至明里暗里出言羞辱他。

随着局势的变化,谌漠得知谌甯已死之后,原本他口口声声跟苏颜合作就是为了救谌甯,如今却是连那个名字都懒得提起了,也并没有要终止跟苏颜合作的意思,更别说为他那死得不明不白的妹妹报仇了。

尹江知道,如今谌漠对他客气,只是真正见识到了苏颜强大的实力,不敢造次,因此不想招惹苏颜身边的心腹尹江,并不代表他真的打心底里尊重尹江。

不过尹江不在意。谌漠已经是苏颜眼中的废子了,但他显然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尹江进门,谌漠见到他左臂在流血,故作关切地问,“尹兄怎么受伤了?可要我找大夫来?”

“只是皮肉伤,没有大碍。”尹江说着坐下,熟练地开始给自己上药,单手包扎伤口。

期间谌漠提出他可以帮忙,但并没有要动的意思,尹江婉拒了。

谌漠的属下送来了给他准备的宵夜,是在尹江回来之前谌漠吩咐的。

见只有一副碗筷,谌漠呵斥属下,“还不快给尹公子添一副碗筷来?蠢货!”

对此,尹江只能说,谌漠的演技一点都不高明。

不过尹江这次没有拒绝,因为他的确饿了,谌漠不敢也没有必要给他下毒。

两人相对而坐,吃着宵夜,谌漠客气地问尹江,“今夜言夫人的大事,怎么没让尹兄去?”

“我受伤了。”尹江神色淡淡地说。

谌漠呵呵一笑,“也是,言夫人定是关心尹兄的身体,才没有让尹兄去的。不知道她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把容元秋还给容家,且得到了她的心上人吧。”

“主子出手,定然万无一失。”尹江轻哼。

“那是。”谌漠点头,话锋一转,“不过,我听说尹兄的父亲和弟弟都在容家?如此言夫人还那样信任尹兄,真是难得。”

尹江听出谌漠的阴阳怪气,开口反击,“谌公子口中与你相依为命,对你最重要的妹妹死了,也没见你对主子有任何不满。”

谌漠神色一变,继而笑意加深,“是啊。这世间血亲,由不得我们自己选,有时候分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尹兄说呢?”

“你妹妹现在走的鬼道,你还活着,确实无法再合谋做什么。”尹江并未顺着谌漠的话打圆场。

谌漠眼眸微眯,这才发现,苏颜身边这个属下,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谌漠当然不敢对尹江如何,而他这种外强中干的货色,最是欺软怕硬,见尹江如此不客气,倒越发客气起来。

“其实原先我那妹妹一直在控制我的精神,我知道却无法摆脱,毕竟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总归希望她好好的,她一哭一闹,我就什么都愿意去做。”谌漠叹气,又解释了一番。

尹江:……谌漠应该问问已经做鬼的谌甯信不信他这鬼话。

见尹江不接茬,谌漠自知无趣,便一边吃着宵夜,一边想着事情,不再说话。

等尹江吃得差不多,放下筷子,看向谌漠,“九转丹呢?”

谌漠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呵呵一笑,“在我身上,怎么了?”

很显然,谌漠自以为得到了宝贝,打算据为己有。

尹江摇头,“没什么。主子说,你自己想要的话就留着。”

尹江本来应该说的是“主子让你交出来,你不愿意交,也无妨”。

这两句话,看似意思相近,但意味大不同。

听到尹江的话,谌漠便笑了起来,“那就多谢言夫人了。”

尹江心中冷笑,苏颜说那九转丹必然是颗毒药,让谌漠交出来也没用,干脆让他留着,哪天把自己毒死算了。

尹江也是个记仇的,没有忘记当初他跟谌漠都跟那个玩蛇的洪琳有瓜葛的时候,谌漠是如何言辞羞辱他的。

“只是我还想麻烦言夫人帮忙鉴定一下,这九转丹有没有什么问题。”谌漠说。

“我见过,知道九转丹是什么样子,什么气味。”尹江说。

谌漠神色一喜,连忙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打开倒出一颗药丸给尹江看,“那就不劳烦言夫人了,请尹兄帮我瞧瞧,这药可是真的?”

尹江并不意外谌漠的做派。他当然不想让苏颜见到九转丹,万一苏颜要,他又不敢不给。

尹江拿过来看了看,又闻了闻之后,肯定地对谌漠说,“是真的。”

谌漠神色大喜,“多谢尹兄。”在他看来,得到这样的宝贝,无异于多了一条命,当然很激动。

但其实尹江从未见过九转丹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气味,但他知道谌漠手中的九转丹绝对不是真的。因为跟谌漠的交易对于苏默来说本就没多大意义,目的还是在跟苏颜交锋,既如此,苏默怎么可能把一颗珍贵的九转丹白送给谌漠?

可惜,谌漠沉浸在得到九转丹的喜悦之中,又得了尹江肯定,便认定这宝贝是真的,是他的。

尹江只能说,谌漠跟苏默完全不是一个段位,一个实力级别的,他就连见识都比苏默短浅太多了,根本没有可比性。苏颜起初想要用谌漠,是因为谌漠取代了苏默在黑道的位置,还以为谌漠有点能耐,但事实证明,谌漠那跟苏默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的成就或许最大的原因就是苏默太忙,让他钻了空子……

因为尹江“帮忙”,谌漠便又打开了话匣子,“有件事我很好奇,想请尹兄解惑。”

“你说。”尹江点头。

“言夫人喜欢的男人,似乎跟容岚是一对。就算言夫人利用容元秋,得到了那个男人,又如何呢?能得到人,又怎么得到心?还是说,言夫人就只是想得到那个人?”谌漠问尹江。这种问题,他如今是不敢直接问苏颜的。

“主子的事,我无权置喙。”尹江神色冷淡,心中却是一动,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谌漠呵呵一笑,“尹兄,这里只有你我,怕什么?不管说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毕竟是我提起的,那会先出卖我自己。来,我敬尹兄一杯,以后我们还要互相关照才是。”

谌漠说着,提起酒壶,斟满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尹江,“尹兄给我个面子。”

尹江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来,跟谌漠碰了杯,一饮而尽。

“主子对楚楮势在必得,不只是想要得到他的人,更想得到他的心。”尹江这才回答了谌漠的问题。

谌漠眸光微闪,“可……楚楮既然跟容家人走到一路,想必是个所谓的正人君子。言夫人是我佩服的女中豪杰,但她跟楚楮不是一路人,她如何能得到那男人的心?威逼利诱?应该都无用吧?”

“主子手中有一样宝贝,是你想都想不到的……”尹江脱口而出,话落皱了眉,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酒不错,再来点。”

尹江伸手去拿酒壶,酒壶却被谌漠给按住了。

谌漠眸光幽深地看着尹江,“兄弟,话说一半,可不厚道啊!既然都说到这里了,何不讲清楚,让我开开眼,长长见识,那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能俘获一个人的心不成?我可从未听说过,也太玄乎了。”

尹江沉着脸说,“我已经说了不该说的话,不要再问了,那不是你能知道的。”

尹江越是这么说,谌漠就越是坚持要问,还暗示意味十足地对尹江说,“尹兄跟着言夫人,也不容易吧?咱们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个道理尹兄应该很清楚。”

尹江听出谌漠在拉拢他,冷哼一声,“谁知道你会不会转头把我出卖了?你方才的保证,可不足以让我说出那个最重要的秘宝。”

谌漠原本混黑道的,对于奇毒奇药也听说过不少,但认识苏颜之后,尤其是在被苏颜下了吐真药之后,才知道他所见识过的奇毒奇药,都根本算不得什么,真正厉害的宝贝,都掌握在这世上实力顶尖的极少数人手中,而外人甚至连知道的机会都没有!

也是因为吐真药,让谌漠越发忌惮苏颜。如今得知竟有比吐真药更厉害,可以长久控制人心的宝贝,谌漠心中跟猫爪挠着似的,恨不得立刻问个清楚明白。

“尹兄,我发誓,今夜你我之间交谈的话,我若是出卖你,便天打五雷轰,断子绝孙!”谌漠举手发了个毒誓。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知道尹江口中的秘宝。

“若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尹江反问。

谌漠闻言便笑了,“只要我有,只要尹兄看得上。”

“我再想想吧。”尹江说。

谌漠连忙说,“尹兄想要什么,慢慢想,哪怕我现下没有的,也一定尽力去找。不过尹兄是不是先把那样秘宝是什么告诉我?否则我接下来怕是再也无法入眠了。”

“我怕你知道之后,就更睡不着了。”尹江似笑非笑。

“还请尹兄明言。”谌漠态度越发客气。

尹江看了一眼门口,然后压低声音说,“那宝贝,叫做傀儡药。”

谌漠愣了一下,“傀儡药?是说能把人……”

尹江点头,“没错。只要服下那药,便会对你言听计从,再也不敢忤逆,如同傀儡一般,你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与之相比,你先前被主子下过的吐真药,根本什么都不是。”

谌漠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尹江,“世间竟有此等奇物?尹兄莫不是在诳我?”

“我诳你作甚?先前主子对你用吐真药,是为了确认你是否得到了原本莫家珍藏的那批药材。主子在满天下找珍稀药材,就是为了做傀儡药。”尹江说。

谌漠皱眉,“你不是说言夫人手中有现成的吗?”

“那样的宝贝,谁会嫌多?”尹江反问,“主子手中原本是有两颗,也是从容家得到的,可中间出了意外,都毁掉了。但今夜主子可以从苏默那里再得到一颗,只要主子往傀儡药里加自己的一滴血,给楚楮服下,楚楮就会永远听她的话。”

尹江说完,就见谌漠神色兴奋起来,“尹兄可知道傀儡药的配方?”

尹江摇头,“这等绝密宝贝,主子怎么可能让我知道?”

“是言夫人独门秘制的傀儡药吗?”谌漠追问。

尹江再次摇头,“我方才都说了,主子原先的傀儡药是从容家得到的,那东西是出自容元秋之手。若你以为她只是个神医,就太小看她了。她是鬼道人的徒孙,但事实上毒术是鬼道人亲自传授的,且天赋无人能及,自创了许多你别说没听过,甚至想都想不到的秘毒,傀儡药只是其中之一。”

谌漠神色惊诧,“我还以为容元秋只是医术厉害,她可是个金枝玉叶的公主,怎么会那样……”

“别忘了,她可是流落在外长大之后才被容岚找回去的公主,不是从一开始就出身皇室,甚至不是因为她,你以为如今这天下会姓容吗?”尹江冷哼。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那样一个女子,竟然深藏不露。”谌漠连连感叹,眸中又闪过一丝明显的嫉妒,“苏默可真是好命!”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尹江出说。

谌漠立刻点头,“那是自然。只是……”他压低声音,凑近尹江问,“尹兄可能想办法拿到傀儡药的配方?到时候,我们联手,只要做出傀儡药,想做什么不能成?这天下都唾手可得!”

显然,尹江告知谌漠的信息,让他以为自己又可以了。毕竟,傀儡药那种东西,但凡是个有野心的人,都不可能不动心,连苏颜都不能幸免,更何况是谌漠。

尹江面色一沉,“休要胡言!你根本不知道主子有多强大!奉劝你不要找死!就算找死也别拉着我!”

见尹江动怒,谌漠连忙换了一副脸色,“尹兄别生气,我这不是在与你商量吗?我知道言夫人厉害,尹兄很忌惮她,我也是。但尹兄有没有想过,你如今得言夫人信任器重,以后呢?你能保证她一直都信任你吗?可别忘了你父亲还在容家,说不定哪日言夫人就怀疑上你,到时候,你怎么会有活路?万一言夫人落败,尹兄也必然会给她陪葬。堂堂男人,尹兄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被那个女人压制,当她的奴才,被她颐指气使,呼来喝去,没有自由,说不定哪天就掉了脑袋?”

尹江眸光冰寒地看着谌漠,“我还是那句话,你在找死!不要拉着我!”

谌漠眸中的热切消退,坐直身体,似笑非笑地看着尹兄,“我明白尹兄为何得言夫人重用了,果然是忠心耿耿。就咱们俩,尹兄不妨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言夫人的裙下之臣?这没什么好丢脸的,洪琳那个贱人都夸你很厉害呢,呵呵!”

尹江满面怒意,“闭嘴!谌漠你最好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

“嘘……”谌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尹兄别激动,这么大动静万一让言夫人听去了,以为我们吵起来,询问原因,到时候可不好说。尹兄好心告诉我这么多重要的事,我很感激,也认定尹兄这个朋友了。尹兄若是愿意与我合作,事成之后,我们平分天下,如何?”

尹江:……这个蠢货心里真的是没有一点数……

谌漠见尹江没有反驳,便接着说,“合作自然是要你情我愿。若是尹兄此刻不愿意,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免得到时候坏了事。不过有件事需要提醒尹兄,今夜我们说的话,若是让言夫人知道,我会没命,你也别想有好下场。”

尹江黑着脸问,“你想如何?”

“看来尹兄还是不愿与我做朋友,真是太遗憾了。”谌漠叹气摇头,“不过无妨。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就不与尹兄讲了,免得尹兄知道后更为难。若是我的大事成了,定然会感念于尹兄今日给我的好处,到时候不会亏待尹兄的。尹兄不必想太多,只当今夜什么都没发生过,接下来该做什么做什么。我可以告诉尹兄的是,以后你绝对不会后悔今夜与我说的这些话,这对你而言,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听着谌漠满是暗示的话语,尹江沉默良久后,“事已至此,我没甚好说,你自求多福吧。”

“还有一件事,尹兄可知道言夫人平素都把她最宝贝的药放在何处?”谌漠脸上又堆着笑问尹江。

尹江面无表情地说,“当然是随身带着。”

尹江再次斟满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谌漠,举起酒杯,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谢尹兄,这一杯,预祝我们都能心想事成!”

尹江一饮而尽,敛眸放下酒杯,心中在想,他正愁想不到办法完成苏默的任务,临时起意把傀儡药的事透露给谌漠,谌漠果然很动心。

尹江希望,谌漠赶紧想办法对苏颜出手,不管傀儡药还是解毒药,统统偷走抢走是最好……

没办法,尹江觉得自己以前并没有这么多心机,完全是被苏默给逼的,也不知道苏默怎么就那么相信他,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他到现在都觉得心里发怵。

不过,看着正在盘算着自己“大计”的谌漠,尹江觉得,至少,这个蠢货会死在他前头。越是愚蠢的人,说不定出点什么昏招,真能给苏颜制造出麻烦呢?到时候,尹江说不定就有机会完成苏默交代的任务了。

就在谌漠还想跟尹江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主子请两位公子前去见她。”

是苏颜的人。

谌漠神色一震,定了定神,应声说,“好!”话落又跟尹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陆续走了出去。

“事情可顺利?”尹江问那人。他知道那人跟着苏颜去了摘星山顶。

谌漠的心也提了起来。若是事情不顺利,苏颜就拿不到那颗傀儡药。

那人点头,“一切顺利。两位公子快跟着我走吧。”

尹江点头,“劳烦前面带路。”又让谌漠走在他前面。

走到最后的尹江,默默地将苏默给他的那瓶药粉洒了少许在外面,每隔一段就洒零星一点。他并未闻到什么特殊的气味,也不知道苏默用什么办法能找过来。

天亮的时候,尹江已经跟着苏颜派来的人离开万安城很远,正在赶往洛城的方向。

谌漠忍不住问,“言夫人是去了洛城还是苗城?”

带路的人回答,“到地方谌公子就知道了。”

尹江并不意外。苏颜抓到楚楮,定然会先控制楚楮,让他昏迷,然后带着他远离万安城,摆脱苏默的追踪,再找个隐秘的地方做想做的事。

万安城容府。

元秋幽幽醒转时,已洗过澡换过衣服,躺在她和苏默的房间里。

睁开眼,看到头顶熟悉的床帐,元秋神色疲惫,轻声说,“不会是在做梦吧……”

随即,元秋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苏默把她抱起来,亲吻着她的额头、鼻尖、唇角,在她耳畔轻声低语,“秋儿,我好想你。”

元秋眨了眨眼睛,看清苏默的脸,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瘦了点,不过还是很好看!我也很想你!”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一时没再言语,许久都没有分开。

直到,元秋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始吐血……

苏默穿的白衣被染红了,他神色一紧,“秋儿,你哪里疼?”

元秋脸色煞白,靠在苏默身上,看着他被血染红的衣服,秀眉紧蹙,“苏颜给我下了毒?”

“嗯。”苏默点头。

“师父没有第一时间给我解毒,那一定是……”元秋神色一变,“断肠散?!”

苏默是昨日才知道的断肠散,因为辛夫人往苏默给苏颜准备的解毒药里面藏了断肠散,十分肯定地对苏默说,这是鬼道人独门秘制的奇毒,连他都没找到解药,轻易不会给人用。

只是苏默没想到,当他再听到断肠散三个字时,竟然是辛夫人说,苏颜给元秋下了断肠散。

当时,苏默几欲崩溃,恨不得把苏颜碎尸万段!

而得知此事的鬼道人,倒是并不见慌乱,只吼了一句,“是我的毒,但我就是解不了,这世上若是有人能解,那就只有中毒那鬼丫头!让她自己想办法去!”

元秋跟鬼道人一样了解断肠散,且她了解苏颜所会的大部分毒药,因为都是鬼道人教的,算起来,她们师出同门。

容家有九转丹,元秋中了毒,连九转丹都解不了,她就想到一定是断肠散了,没有别的可能。

“秋儿,你……可有办法解断肠散?”苏默问元秋,他强装镇定,但心中不安至极。若是元秋都没办法的话,结果就是他们要眼睁睁地看着元秋在一个月之内走向生命的终结。想到这里,苏默心中难受,简直无法呼吸。

元秋已平静下来,摇了摇头。

苏默心中狠狠一沉!

却听元秋说,“我原先知道断肠散之后就一直想找到解药,曾经试过多种配方,不过都差点什么,没有成功。”

苏默神色一震,立刻握住元秋的肩膀,看着元秋的眼睛,急切地问,“只是差一点吗?”

元秋心中微叹,知道苏默怕她死了,但也只能实话实说,“有时候,差一点,跟差很多,结果是一样的。”

见苏默刚亮起来的眸光又黯淡下来,元秋伸手抚平苏默紧蹙的眉头,“不过我并不是没有任何头绪,只是当时断肠散的解药并不要紧,失败几次之后我就暂时搁置到一边没再管,忙着去做傀儡药了。阿默,你要相信我的医术和毒术,我不会死的,我还要跟你白头偕老,我要看看等你老了是不是还是这天下第一美丽的老头子呢!”

苏默实在笑不出来,他再次抱紧元秋,沉声说,“秋儿你一定要想到办法,一定要活下去,不然若你走了,我就陪着你一起走!”

元秋抱住苏默,“中毒的是我,我还没哭,阿默你可别哭了,不然我会笑话你的。”

苏默闷声说,“娘已经哭了几回了。”

元秋反应过来,推开苏默,“娘呢?宝宝呢?我要看宝宝!”醒来发现回到家太激动,她差点忘了,她是两个孩子的娘,她已经离开孩子半年多了。

元秋话落,就听门外传来容岚的声音,“秋儿,娘在呢。”

元秋连忙整理自己的头发,又催促苏默去换衣裳,身上的血迹别吓到孩子。

没多久,门开了,苏默揽着元秋出现在门口,就见家里一半的人都聚在观澜院里,先前也都没人大声说话,怕打扰到元秋。

容岚就站在门外,怀中抱着容修景,见元秋出来,脸色比起刚回来时更差了,容岚红着的眼圈儿又泛起了水光。

“娘!”元秋笑容灿烂,张开双臂,将容岚和孩子一起圈住,“我回来了!”

被夹在中间的容修景伸着小手抓住元秋的衣襟,元秋低头看儿子,眸光惊奇,“儿子,你怎么长这么大了?还认得娘吗?你敢说不认得,我就揍你哦!”

容岚哭笑不得,让元秋抱住容修景,“孩子才多大,还不会说话呢。”

“那看来我也没有离家太久,我本来还担心我若回来晚了,你们抢着教我家宝宝叫人,他们第一个叫的不是娘,那我可真要哭了。”元秋亲了亲容修景白嫩嫩的小脸蛋儿,觉得儿子香香软软的更可爱了。

都知道元秋向来是个乐观开朗的性子,但此刻,元秋若无其事地笑着,也在努力让大家放轻松的模样,只是让容岚更心酸更自责罢了。她总是觉得愧对元秋,而元秋也是她所有儿女之中为这个家付出最多,受伤最多的。

过了这么久,容修景当然已不记得元秋,但元秋跟容岚容貌酷似,因此容修景并不觉得陌生,反而很亲昵地抱住元秋的脖子,主动凑过来亲了她一口,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要知道,龙凤胎姐弟俩,容青辰更活泼外向,不认生,对人热情,喜欢亲亲抱抱,容修景素来有几分高冷的。

看到这一幕,谁不感叹一句母子天性呢!

元秋跟儿子打过招呼,就去找女儿,结果发现容青辰正躺在小车里睡得香甜,粉嫩的小脸儿上还带着笑。

元秋抱着容修景走过去,低头看着女儿,眸光温柔。在外的这些日子,只要清醒着的时候,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里的孩子,担心他们会不会哭,会不会闹,会不会生病,是不是长高了,会不会忘了她……

到此刻,元秋的心才落到了实处。

“咳咳!”陆哲清了清嗓子,“既然你们都不问,那我就直说了。表妹,你知道你中了苏颜下的断肠散吧?听说这种毒你早就知道,那也定然知道没有解药,连弄出这种毒的老鬼头都没解药!但我想,表妹肯定会有办法的吧?你赶紧告诉我们,给句准话,不然我们都为你悬着心!”

“我会想办法的。”元秋微笑,“不必担心,别的不说,医术毒术,你们总不能怀疑我的实力吧?”

陆哲唇角微勾,“那不能!既然表妹这么说,想必有几分把握!得了,都散了吧!”

容岚心中很焦虑,但也不敢给元秋更大的压力,只问元秋想吃什么,她去做。

“我想吃娘做的好多菜。”元秋笑说,“今日先点几道吧!”

听了元秋说她想吃什么,容岚便去准备了。家里其他人都过来跟元秋见面说话,只是简单说几句,怕累着她,也怕耽误她的时间。她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断肠散的解药,救自己。

等人都走了,最后房中只剩下苏默元秋和两个宝宝。

容青辰醒过来,就见元秋笑容满面看着她。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神情有点疑惑,元秋想她家宝贝女儿可能是把她当容岚了,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元秋把容青辰抱起来亲了亲,小姑娘很快跟元秋亲昵起来,睡饱了活力十足,在元秋腿上蹦蹦跳跳。

苏默怕累着元秋,把女儿抱过去,元秋又去哄打着小呵欠的儿子睡觉。

青修奕牵着鬼道人慢慢走进观澜院,到门口,奶声奶气地说,“秋儿姑姑,奕儿和太公来啦!”

“鬼丫头,开门!”鬼道人拿拐杖敲了一下门。

苏默起身去把门打开,鬼道人微微偏头,“苏默?”

“是我。”苏默应声。

“你带着孩子立刻出去!老夫有话要跟鬼丫头单独讲!”鬼道人催促。

苏默看向元秋,元秋点头,“我也正好有事想请教师公,阿默你送宝宝到娘那里去吧,等娘把饭菜做好,你再回来,我们一起吃。”

青修奕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元秋,“秋儿姑姑,我好想你呀!”

元秋招手,青修奕就跑过来,扑进了她怀中。

元秋揉了揉青修奕的小脑袋,“奕儿乖,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去玩儿吧。”

“好!”青修奕点点头。

苏默把两个孩子放在小车里,一手牵着青修奕,一手推着小车出门去了。其实苏默想知道鬼道人和元秋会聊什么,但他并没有在外面听。他相信如果有什么事,元秋不会瞒着他的。

鬼道人落座,头朝着元秋,“跟我那孽徒交手,感觉如何?”

“若真是师公原本那个孽徒,或许没这么麻烦。”元秋说。

鬼道人皱眉,关于如今的苏颜是借尸还魂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明白元秋的意思。

“的确。现在想来,跟着我长大的那个孽徒,性子怪异,但没有如此疯狂。如今这个,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鬼道人冷哼。

元秋反问,“比起曾经的师公如何?”

“在你眼里,老夫原本就是个疯子吗?别忘了,如果不是老夫出手,你早就守寡了!”鬼道人没好气地说。

“当然不敢忘,这也是师公如今坐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元秋说,“师公原本虽然坏,但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为人做事也很清醒。关于儿孙的事情上犯了糊涂,但终归醒悟过来,没有一条道走到黑。”

“老夫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再不醒悟,等着你把我杀了吗?”鬼道人气哼哼的。

“看来师公早就不介意了。”元秋说,“不过说实话,如今的苏颜,确实有张狂的资本。虽然换了个芯子,但原本那个苏颜的本事她都得到了,说她是得了师公真传的徒弟也不假。且她还有些厉害本事,譬如制作炸药。她可是热衷于把我和阿默炸死,连个全尸都不留,几次三番尝试,不过都失败了。且她开始兴风作浪之前,已在飞仙岛暗中筹谋两年多,又得到了楚家的宝藏,可以重金招揽高手。不过只要她没那么疯,顶多也就是另外一个师公,我不会这么忌惮。”元秋轻叹。

“早告诉过你,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毒术高手!跟真正高明的毒术比起来,武功再高都不算什么!”鬼道人拍着桌子说。

“是,所以我之前一直在潜心学毒术,得了师公很多指点。”元秋说,“在苏颜之前,师公就是我们碰到的最棘手的敌人,师公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落败的吗?”

鬼道人黑着脸说,“还不是因为那两个废物!”

“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姬暽和姬慕容,我们其实很难找到师公的弱点,打败师公。”元秋说。

鬼道人摇头,“哼,错了!如果不是那对废物,凭着辛茹的关系,老夫早就跟你们是一家人了!”

“也是。”元秋点头,“师公一步错,步步错。但世间事往往都有两面性,如果不是那对废物,师公又怎么会有奕儿那么可爱的重孙呢?从我们当初敌对的关系来看,我其实应该感谢姬暽和姬慕容那么废物,但凡他们厉害些聪明些,你们祖孙三代同心协力,我跟阿默都要头疼死了!”

“你这丫头倒是喜欢说实话,不像某些个年纪轻轻没多大能耐尾巴就翘上天的。告诉你们,老夫若不是残了废了,当初就凭你们,真跟老夫正面打,根本不够看的!”鬼道人到如今依旧有他的骄傲。

元秋轻咳,“我承认。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再跟师公拼毒术的话,其实我觉得,我不是没有胜算。”

鬼道人想起在他最引以为傲的毒术上被元秋这个小辈打脸的那些事,嘴角抽搐,“你还不都是跟我学的!”

“是是是。”元秋点头,“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如今的苏颜,我跟她打过交道,不能说十分了解,但也知道一些。她是把原本苏颜会的东西都记住了,但师公那位爱徒在毒术上的天赋和悟性,如今这位可没有。我们曾聊过毒术相关的东西,她的思维方式很刻板,只会师公教的那些。”

鬼道人瞬间怒了,“鬼丫头你在骂我刻板?”

元秋无语,“师公,你的理解能力我很佩服。”

鬼道人哼哼,“少废话!说正事!既如此,看样子再碰上她,你有把握把她拿下?”

元秋点头,“准备充分的话,把握自然是有,只是多大的问题。先前主要是不了解苏颜,甚至我们一度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她两次能抓到我都是靠的偷袭,且用的还都不是毒术,第一次用孩子威胁我,第二次用炸药,我始终是被动的,落到她手中之后心有余但没有药可用。师父的毒术师公也知道,跟苏颜还是不能比,师公自己又废了,所以我在苏颜手中,阿默也不敢跟她硬碰硬,是我专门交代过的。”

“那就……不对!鬼丫头你现在唯一应该想的是,怎么让你自己活下去!”鬼道人猛然反应过来,“一个月之内,找不到解药,你就没了,还怎么对付苏颜?”

“师公来找我不就是为这事吗?师公还有什么关于断肠散的要告诉我的事?”元秋问。

“我对解药没有头绪!自从眼睛瞎了,反应也迟钝了!”鬼道人又习惯性地吐槽元秋把他害成这样,“我来是想告诉你,你根本没有一个月的时间!那断肠散服下之后,你的五脏六腑都会慢慢被侵蚀,最多十日之后,你就无法站立,无法自理,脑子也会变得迟钝!你是很聪明,但不要以为毒发之后你会一直那样聪明!”

这件事鬼道人没有跟家里其他人说过,辛夫人知道,但不敢提,怕容岚和苏默会当场崩溃。

“我知道。”元秋依旧很平静,“这件事当初师公教我断肠散的时候就说过了。”

“我知道我说过!”鬼道人莫名很生气,铁手把桌子拍得啪啪响,“你到底行不行啊?”

鬼道人其实很喜欢元秋,虽然他总是骂元秋。真算起来,元秋才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徒弟,他很担心元秋就这么死了,还死于他独门秘制的毒药,到时候,他可能会怄死……

“我先前试着做过解药,只是总差一点没成功,当时忙于别的要紧事,没时间向师公请教,如今师公来得正好。”元秋想了想说,“我遇到的难题,或许师公会有什么办法。”

鬼道人差点跳起来,“你早就在捣鼓断肠散的解药了?且只差一点就成功?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鬼丫头从来都不信我!我说不可能做出来的傀儡药,你偏就做出来了!我说断肠散没解药,你偏就不信邪!我就喜欢你这股子叛逆不服的劲头!哈哈哈哈!”

元秋看着突然又兴奋起来的鬼道人,轻咳两声,让他冷静一下,“师公,我时日无多,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说正事吧。”

“你肯定行!哈哈哈哈!”鬼道人又狂笑了几声。

元秋:……

喜欢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请大家收藏:(www.fubooks.org)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腐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最新章节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全文阅读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txt下载 - 三木游游的全部小说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腐书网

猜你喜欢: 乘鸾纨绔世子妃家养小首辅一品仵作毒后重生计沈家九姑娘炮灰通房要逆袭清穿日常似锦农门长姐有空间扶摇皇后重生之将门毒后神医嫁到天宝伏妖录庶香门第闺中记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朱门恶女庶女攻略姜姬皇上别闹威武不能娶太子妃她命中带煞花开春暖嫡嫁千金将军家的小娇娘
完本推荐: 农家恶妇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地球上线全文阅读职业替身,时薪十万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宫斗不如养条狗全文阅读他从火光中走来全文阅读汉阙全文阅读武动乾坤全文阅读小夜曲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天命凰谋全文阅读你好,秦医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启预报北雄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大数据修仙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诸天邪武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斗罗之骷髅也疯狂伏天氏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数风流人物都市直播之运气好到爆[足球]荣光加冕我真的只是想打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的1978小农庄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红楼之群英荟萃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不灭战神武破九荒冠冕唐皇快穿之养老攻略战场合同工大唐逍遥驸马爷保护我方族长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txt下载手机版 - 三木游游的全部小说 -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腐书网移动版 - 腐书网手机站